我已授權

注冊

信和財富暴雷簡史:業務員屢次騙取客戶資金,資產端風控形同兒戲

2019-06-14 09:08:19 和訊名家  堅白

  5月30日,線下理財四巨頭之一的信和財富及其關聯P2P平臺信和大金融、金信網,在同一天相繼被查封。6月6日,北京公安局海淀分局、朝陽分局又相繼發布立案偵查通報,共對超過150名涉案人員采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而根據公開資料,除去無據可查的信和財富線下理財,信和大金融及金信網兩家P2P平臺的待收規模大約在180億元。

  除了早已出現的流動性危機、多次被地方監管部門點名預警風險、實控人介入大量借貸類訴訟除外,信和系具體的實情并不為外界所知,這與其龐大的待收規模及涉案人員極不相稱,可以說,線下理財起家的信和系所固有的不透明被一直保持。

  網貸之家從大量公開資料中,梳理出一些重要線索,或許可以借以窺見這家分支機構眾多、關聯集團復雜的理財集團曾經的運轉細節,以及最終走向潰敗的關鍵原因。

  1

  線下理財業務布局龐大,面臨非法集資指控

  信和系以線下起家,主體集團是信和財富投資管理(北京)有限集團,成立于2012年5月,工商登記信息顯示,截至目前,該集團在全邦范圍內共開設過402家分集團,可見其線下理財業務布局之廣泛。

  2014年9月1日,信和財富在央視一套黃金時段,強力打出“信和財富,說話算數”的廣告語,此后又陸續登陸江蘇衛視、浙江衛視、東方衛視等地方省級電視臺,自此拉開快速擴張序幕。這樣大手筆的宣傳陣勢,與早些年盛名一時又轟然倒塌的e租寶如出一轍。

  但在快速擴張的同時,信和線下理財的模式,在資金端和資產端均面臨越來越嚴重的合規壓力。

  在資金端,2015年7月22日,《大連日報》刊登《關于公布集團違規發布涉嫌非法集資廣告資訊信息的通告》,大連市處置非法集資相關部門指出,包括信和財富大連分集團在內的9家集團,“在我市各公園、超市、早晚市場和商場向不特定對象發布各類投資理財宣傳材料,承諾年化收益8%到15%不等,經與相關部門核實,上述集團屬于普通類工商集團,不具備對社會公眾開展投資理財業務的牌照和資質,不能建立資金池,不能從事與投融資理財業務相關的金融業務,更不得以任何名義、任何形式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

  盡管從信和線下理財的業務操作來看,其模式類似于線上P2P,只不過整個過程完全在線下結束,但事實上,從后來信和財富實控人夏靖所介入的大量訴訟了來分析,信和線下理財確實存在吸收公眾資金建立資金池,因為大量的追款訴訟案件中的出借人均為夏靖自己,這外明夏靖事實上充當了超級放貸人的角色。

  據江蘇省鎮江市京口區法院統計,2016年3-11月間,該院共受理夏靖為原告的民間借貸糾紛154件、以夏靖為原始出借人的民間借貸糾紛87件,借款總標的額近2000萬元,而江蘇省內案件超過1600件,全邦范圍內已審結的案件超千件。

  據此,2016年12月,在審理夏靖與另外兩人的兩起民間借貸糾紛訴訟時,該法院以為,總覽審視涉案的巨額資金游離于邦家金融監管除外,夏靖作為個人,所涉借貸關系已經具備了一定的金融放貸性質,且巨額資金來源在民事案件中無法準確盤問,因此可能涉嫌經濟犯罪,所以駁回夏靖起訴并移送公安機關一并偵查。

  這種資金端、資產端雙重不合規壓力,或許是信和轉型線上P2P平臺的根本動力。2014年2月和5月,金信網和信和大財富相繼上線。盡管截至目前看不出信和財富線下理財的主體集團與兩家P2P平臺存在明顯的持股關系,但事實上經過層層聯系,它們本質上仍然是信和財富的延續。

  甚至信和一度還曾試圖將整個線下理財體系裝入金信網。工商登記信息顯示,信和線下理財主體集團“信和財富投資管理(北京)有限集團”,曾在2014年8月及2016年12月發生過兩次股東變更,而這兩次正是金信網運營主體“金信金融信息服務(北京)有限集團”進入和退出股東隊伍。

  2015年7月,信和財富首席財富管理專家時間接受《證券日報》采訪,在澄清信和財富當時的業務狀況時,明確外示,金信網運營模式是由信和財富在線下獲得借款人,對借款人進行審核、風控,然后推薦合適的借款人到金信網,金信網再從中選取合適的債權打包,列入集合投資計劃,因此在風控過程中,對于借款人和借款項目的信審、風控等,金信網沒有全程參與。

  作為信和線下理財的轉型結果,金信網及信和大財富的具體狀況究竟如何,目前缺少公開客觀的資料,但梳理中邦裁判文書網大量關于信和財富的訴訟文書,則可以比較真實地還原信和線下理財的運轉細節,同時在某種程度上也預示著兩家P2P平臺的具體業務狀況。

  2

  理財經理騙取客戶資金,資產端風控體系存嚴重漏洞

  中邦裁判文書網上多份已經生效的法律文書外明,信和線下理財的理財端亂象叢生,其中甚至發生多起理財經理直接騙取客戶資金的事件。

  一份由北京市朝陽區法院于2018年8月做出的民事判決書顯示,2015年3-8月,出借人宋女士先后3次在信和財富一名業務經理的引導下,簽訂了《個人出借咨詢與服務協議》,協議約定,宋女士將通過受讓相關債權的方式實現出借,其中還涉及到之前已經成立的《借款協議》,以及實現此次轉讓債權所需的《債權轉讓及受讓協議》,但宋女士對于這種復雜的嵌套式協議安排,并沒有仔細查閱,而是在匆匆簽過協議之后,就向業務經理提供的一個所謂債權轉讓人的銀行賬戶中先后當場轉入了32萬元。

  但事實上,上述相關協議中明確規定,宋女士不能違反有關委托劃扣的規定將出借資金直接支付給債權轉讓方,否則宋女士需要自行承擔損失。但后經法院查明,宋女士分3次出借的32萬元,在轉入債權轉讓人賬戶當天即被轉入了這名引導宋女士投資的業務員自己的銀行賬戶中。

  而另一份由蘇州市吳中區法院于2018年3月做出的民事判決書,則透露了另一種更為猖狂的騙取客戶資金行為。該判決書顯示,出借人陸女士同樣在一名業務經理的引導下,簽訂了各種協議,但與上面案例不同的是,業務經理并未向陸女士提供債權轉讓人的銀行賬戶,而是直接虛構了一個所謂的“金賬戶”,而這個賬戶正是該業務經理個人的中邦農業銀行(601288)賬戶,此人更是明目張膽地將這個賬戶的完整信息寫在了加蓋信和財富公章的協議上。

  判決書顯示,信和財富以上述騙取客戶出借資金行為為個人行為為由,而拒不承擔兌付責任,但法院均判定業務經理是在履職時以集團名義實施上述行為,最終判決由信和財富承擔還款責任。

  除了理財端種種亂相,裁判文書中還詳細記錄了信和財富風控方面的種種缺陷。

  一份由貴州省六盤水市中級法院于2017年6月做出的判決書顯示,2015年9月,借款人吳先生通過質押自己的汽車,從信和財富借款13.1萬元,但后續并未按約定還款,信和因此將車輛變賣,但此后,信和仍然將吳先生告上法庭。吳先生聲稱在抵押評估時,對車輛的估價是17.5萬元,如果信和將車輛變賣完全可以覆蓋本息。但信和固然承認車輛已經被自己處理,但又不愿向法庭提供“交易價格、交易地點、是否過戶”等信息,堅持要求吳先生償還全部本息,在一審敗訴后繼續提起上訴,最后二審仍然敗訴。

  而在另一份追款訴訟中,信和財富則對作為抵押物的珠寶只字未提,既沒有說明是否已經變賣,也沒有說明珠寶是否為贗品,同樣只是要求借款人全額償付本息。

  盡管個中詳情有待進一步調查,但抵押貸款無論抵押物是汽車還是珠寶,嚴格的風控都應該準備確定其估值,并設置合理的抵押率,信和財富在存在抵押物的情況下,仍然通過訴訟要求借款人償還全部本息,并對抵押物遮遮掩掩,這無論如何都外明了其資產端風控體系存在重大漏洞。

  此外,聚投訴上涉及到信和系各主體的投訴帖不足百條,相比其他大型平臺成千上萬的投訴量明顯過少,資產端的真實性存疑。

  建立在這樣的理財端和資產端之上的信和線下理財體系,無論是線下運營還是轉型線上,其最終的潰敗或許注定是難以避免的;然而,在包括媒體、各地監管等各方不斷的風險警示下,在裁判文書網已經積累下數千份判決書,已經隱約可以照見黑洞細節的的情況下,仍然有成千上萬的投資人涌入黑洞,或許這才是最值得反思的。

  來源丨網貸之家 作家:堅白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網貸之家。文章實質屬作家個人觀點,不代外湖北快三分布走勢圖態度。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外作家自己觀點,與湖北快三分布走勢圖無關。湖北快三分布走勢圖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實質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昭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